天域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红楼大贵族 > 第386章 花魁大赛(十一)
    所有的十二场表演全部落下帷幕,接下来,自然就是花魁大赛主办方的司仪用尽各种方法调动情绪和氛围,以尽最大的可能压榨土豪们的腰包。

    四楼的一间大花房内,各自经历了三场表演的美人们难得聚在一处,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“红绡姑娘也超过四万支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小丫鬟跑进门,隔着珠帘,给姑娘们通报外面的实时消息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恭喜姐姐了,看来今年的第一花魁,不是红绡姐姐,便是婉儿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韦笑笑身着一身红装,歪坐在一张粉色的摇椅上,惬意的舒展着双臂,似乎对于唐婉儿和红绡两人所得的花儿的数量超过她一点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,温婉而典雅的红绡则摇头笑着,“我是比不过你们了,今年的第一花魁非婉儿妹妹莫属了。”

    红绡说着,眼中却露出一丝落没之色。

    已经当了四年的花魁,连第一花魁都蝉联过两届的她,当是京中最负盛名的名妓,可惜,也难逃容颜渐去,旧人难比新人的局面。

    或许今年过后,已经没必要再参与花魁大赛,逐渐隐退,寻个终生依靠方为解脱……

    她很清楚的知道,像她这样的人,一旦失去花魁的光环,往后的人生,将会多么坎坷。真要等到繁华褪尽之时再想回头,便难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转过万千感慨,看着面前两个如剥壳鸡蛋一般光线的新人,她就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。也不知,她们将来又如何……

    当然,红绡心中的想法两位新人是不知道的,唐婉儿向红绡谦虚了一句,而后又听到韦笑笑言语中的挑衅,终究有些嫌恶,于是不咸不淡的回应:“姐姐谬赞了,姐姐今日怎么没有将那异域舞展露一番,若是那样,妹妹肯定是望尘莫及的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,我的目标可是向婉儿妹妹学习呢,那种舞怎么能随便跳呢……”针锋相对之意十足。

    恰是此时,通传的小丫鬟急慌慌的冲进来:“恭喜笑笑姑娘,笑笑姑娘的花超过五万了,今年的第一花魁,是笑笑姑娘!”

    丫鬟语速极快,颇有些语无伦次之感,显见心头的震荡。

    众人意外,红绡急忙问道:“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分明之前还差那么多,怎么忽然反超成第一了?

    “那个,本来一直都是婉儿姑娘领先的,只是在司仪大人准备宣布的时候,忽然有两个豪商,他们每人追加了六千两银子,所以数量一下子就远超婉儿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丫鬟这么一说,其他人全部看向了韦笑笑。

    “恭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恭喜笑笑妹妹。”

    不管诚心不诚心,这个时候总该表现出些气量。

    可惜韦笑笑却似乎没什么气量,她笑着接下其他人的恭贺之后,忽然对唐婉儿道:“唉,真是不好意思呢,一不小心被妹妹说中了,夺走了妹妹的第一花魁,妹妹不要生姐姐的气哦。”

    唐婉儿原本还能保持不变的面色终于一冷,有些生气道:“姐姐真是好手段,一笑楼为了姐姐真是舍得花银子!”

    “咯咯,婉儿妹妹生气喏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唐婉儿暗指她作弊的话,韦笑笑却是一点不在意,反而笑眯眯的盯着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到底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二楼处,杜世荣对于这个结果显然也不满,一个劲儿的道:“该死,这一笑楼肯定作弊了,真是下作!”

    杜世荣推开靠在他怀里的红衣美人,显得很是生气,而红衣女子则小声的讨好着他。

    贾宝玉也颇觉得有些蹊跷,道:“这玩意儿还能作弊,就没人管?”

    在贾宝玉看来,声势浩大,这么多人见证的花魁大赛,若是可以随便作弊,公信力不是会越来越低,主办方不管?

    冯紫英解惑道:“自然是有人管的,不过,若是用银子的话,其实也不算作弊,毕竟按规定,本来就是哪个花魁得的花多谁就是花魁。一笑楼若是舍得砸那么多银子,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眉头一皱:“一笑楼可以砸银子支持自家花魁,难道千金阁就不能?”

    冯紫英看了离落一眼,这些内幕,离落应该是最清楚的。不过贾宝玉提问,他还是笑道:“贾兄怎么知道千金阁没有呢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贾宝玉沉默,看冯紫英的面色,他就知道,这里面肯定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门道。

    果然冯紫英继续道:“每年为了争夺四大花魁和第一花魁,京中几家最大的青楼肯定都会暗中支持自己的花魁,毕竟名下花魁的名次越好,对青楼也有莫大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花魁大赛可是用银子说话的,先不说举办花魁大赛官府要提税银,就说这举办方,那可是教坊司,花魁大赛中所得的收益,教坊司肯定又要提不少,最后剩下的才能收回去!

    这就导致,砸的银子越多,各大青楼亏的就越多。一般来说青楼重利,他们是不会投入太多银子的。他们都是指望着花魁给他们赚银子,哪儿舍得花多少银子在她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贾宝玉恍然大悟,果然大道至简,这规则,简直特么的无懈可击啊……

    花一万,收回去只有五千,那不是平白亏了五千?

    花魁嘛,是用来赚钱的,可不是用来亏钱的,捧也要有个度,看看和收益成不成正比,毕竟今年过了,明年还有花魁大赛呢,这个收益的时间很短!

    难怪主办方不管,这特么受益的就是主办方啊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小弟还有一个疑问,我看今日这四大花魁,为什么一个教坊司的都没有?”

    这是贾宝玉的疑惑。

    按理说,教坊司才该是天底下最大的青楼,毕竟人家的靠山是户部,是朝廷,谁敢和它比?怎么反而培养不出顶级的花魁?还是教坊司的不许参选?

    一听这个,冯紫英面色不自觉的一敛,幽幽道:“教坊司,教坊司这些年确实是越来越差劲了,花魁大赛前列的几乎很难有教坊司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教坊司,如今谁还去教坊司开的楼子?”杜世荣更显得不爽。

    贾宝玉眉头一皱,教坊司这么差劲?

    冯紫英小声道:“教坊司是朝廷的,有些地方难免比不得外面这些青楼,比如,但凡有顶尖的苗子,多半就会被那些昏官送进各大王府,要么就是当做乐姬舞姬送进了宫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贾宝玉秒懂。

    也是,就算再雄厚的土壤,长期被割尖儿,只怕也难以比得过其他竞争者。本来青楼就是满足人们的声色犬马之欲,单纯的**之欲,反而是下乘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朝廷的教坊司本来就是为了官家服务的,培养声、色方面的人才,顺便惩戒那些犯官家属,让她们受尽**和精神上的欺凌,只要达到这两个目的,教坊司存在的意义便达成了。至于赚钱,或许只是个附带作业而已。

    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贾宝玉环视一圈,发现薛蟠还没回来,随意的问了一句:“薛大哥莫非是掉进了茅坑,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找找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也只是为转移话题,顺带开个玩笑转换氛围。

    谁知他的话音一落,其他人愣了愣之后,纷纷发出了笑声。连原本生气的杜世荣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贾宝玉眉头皱起,要是看的不错,这是嘲笑。

    他默默端起了酒杯……

    还是离落看见他受窘,附在他耳边,吐气如兰般道:“薛大爷是寻其他姐姐幽会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贾宝玉低头,见美人面色微红,眼中隐有嗔怪和暧昧之色,他面色不变,心中却暗骂一声:彼娘也!

    果然人生在世,处处是学问,学到了,学到了……
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美女的液毛